缺水

长发公主

勇利现在清楚的知道自己在梦中,因为直到刚才他还在沙发上搂着马卡钦看书找灵感。

在这个梦里勇利在各种房子和街道所织成的网中穿梭,直到远处传来乐声。他朝着乐声传来的方向走去,不知过了多久,他走到了广场,乐声正是从这里发出的,而在勇利的正对面有一面巨大的墙,上面画着一幅一家三口的画。正当他想看清楚一点时,空无一人的广场突然热闹起来,人们在广场上走来走去、跳舞、游戏,各种各样的活动。热闹的人群把勇利挤得离画越来越远,他废了好大劲儿才从人群中出来。

这个梦真累啊!勇利想,为什么我就不能做一些轻松的梦呢?比如,抱着小维和马卡钦在维克托的周边产品的包围下靠着垫子欣赏之类的…"瞧,我发现了什么,一个可爱的男孩。"伴随熟悉的声音勇利感觉自己的屁股被拍了一下,他转过身去"克里斯!!这是我的梦你为什么在这里,还穿着巫师袍"

"可爱的小男孩,我这有套衣服很适合你,你穿上它去拯救公主吧!"克里斯笑咪咪。"你完全忽略了我的问题,克里斯。还有这是在强制快速进去主线剧情吗?"勇利无奈吐嘈。只见克里斯挥一挥玫瑰花?!勇利就从随处可见的普通宅男进化成Eros的化身,并同时被送进了森林,而克里斯只留下"顺着你的心走,你就能找到困在高塔里的公主,我还要和达令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先走了。"就消失了。

勇利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刚准备出发,咚!"克里斯你倒是把鞋子给变成能走的啊!!"勇利倒在地上发出怒吼。在经过奥塔别克的马、米奇萨拉的船、光虹的叶子、雷奥的鸟、披集的仓鼠、承吉的七彩花藤、米拉的托举、波波维奇声泪俱下的护送以及巨大的马卡钦的保护下,勇利终于到达了高墙下,"我再也不想被埋在仓鼠的肉里,被仓鼠肉夹着滚走。"勇利想。

勇利看着这个高塔表情一言难尽,为什么奇幻故事里会有电梯!!!在高塔正对勇利的一面有一个大的、充满未来科技感的电梯。勇利面无表情的按下电梯、进去、上升到顶楼、出去。按照套路这个公主一定是维克托,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么想着的勇利打开房门,里面是尤里奥!!"猪!你太慢了!"尤里凶着脸。所以说公主是尤里奥吗?
"尤里奥,我们一起出去吧。"
"不行哦,勇利~你只能和我一起。"
"维克托?!尤里奥不是公主吗?"
"你的脑子是被猪排饭糊住了吗!我哪里像女人,公主是你身后哪个老头子!我是来这里学芭蕾的!"
勇利看了看尤里奥精致的脸和编了辫子的头发,又看了看维克托的发际线,怎么看维克托都不像公主。
"小猪猪,你的眼神很失礼哦~我以前的头发可是很长的,可以把你从塔底拉到塔顶的长度呦~"
"那为什么现在…"
"因为我太思念小猪猪了,雅克夫不让我回去,我只能呆在莉莉雅这里。还好这里有一面魔镜,只要用法力就会看到你,就是每用一次根据时间长短会掉长度不同的头发。勇利来的时间刚好掉成短发诶~"
这种奇怪的设定真是…不过从尾端掉的头发,发际线不应该在这里啊!
"所以说勇利~我们绑着我的头发下去吧!我把掉的头发绑成一条绳,我们从窗外下去吧,很有趣的呦"
"等等,维克托!"勇利来不及反应就被维克托抱住跳下去。
"勇利,睁开眼睛看看"耳边响起温柔的声音,勇利依言睁开眼。远处的山峰、天空、飞鸟,树上的巢、洞中的松鼠…美丽的风景映入眼帘。"很美吧,我想让勇利看见,因为它像你一样美丽。"
到塔底了,绳索随着话落下变成银色的、亮闪闪的飞屑在周围飞舞,勇利注视着维克托温柔的蓝眸,慢慢的靠近。突然被反光闪了一下眼睛,勇利捂着眼蹲下,维克托焦急的抱着着他"勇利,对不起。我以为最后一次用法力头发没掉,没想到只是延迟了⋯"
然后,勇利就从床上醒了,扭头看着身边的维克托,决定把浴室的洗发水和护发素都换成防脱的。






Ps:勇利从沙发到床上是维克托抱着转移的。
尤里奥看着说着说着就忘记自己的狗男男露出冷漠的眼神并朝他们的背影竖了中指,然后被莉莉雅发现去训练仪态。
魔镜让你装完B再秃对你绝对是真爱,维克托。
高塔不装电梯,难道让勇利小天使爬上去吗?上塔不用维克托的头发当然是因为头发不坚韧只能用一次。
长发的少女维真是仙女本仙了,其实只要勇利当时在塔里转个面就可以看到小尤里奥的精灵装和仙女维穿裙子的画。

昨天看鬼灯的时候有人说左边的那个俱生神像安定

维勇 提拉米苏

来圣彼得堡已有三个月,勇利在维克托和马卡钦的陪伴中逐渐适应了比家乡冰寒许多的环境。
这个周末勇利要和维克托一起去超市为家里的冰箱补货。
"维克托,好了吗?要出发啰。"勇利站在门系着围巾说。
"勇利,马上,再等一会儿,好了。我们走吧。"银发男人从卧室出来,上前握着他的手。勇利的手软软的并不是常人喜好的骨节分明,手指纤长的模样,但也不短上面戴着一枚朴素的戒指。维克托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完美的手,尤其是那根戴着戒指的手指。‘世界上没有比这更美的手,我敢打赌。’维克托在心里默默想,嘴上却说"勇利!我们走吧!带上马卡钦一起去买东西吧!"
勇利低着头把手套脱下一只仔细的戴在维克托的手上,没戴手套的手牵着维克托的手放在口袋里。
他们顺利的采购完,在回家的路上,维克托看到一家小店,进去买了份提拉米苏。
"维克托,你不是喜欢甜的吗?这种提拉米苏好像不是很甜吧?"勇利看着这个圆圆的黄色的东西疑惑的问。
"这种提拉米苏虽然甜味很淡,但是吃了会上瘾,和勇利很像呢♡~"
ps:提拉米苏是俄罗斯双山的那种,不是普通蛋糕店卖的。

天天看我的队友秀恩爱

all黑 occ

中午十一点黑子家,初中时分道扬镳的‘奇迹的时代’再次聚首。

‘哲也,人都到齐了,可以解释了吧。’赤司拿着茶杯道。

‘请等一下,午饭马上就好了,吃过饭再谈吧赤司君。’正在厨房里的黑子说。

‘我回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楼上传来,‘欢迎回来,午饭好了真太郎’黑子端着菜从厨房出来。

‘真太郎?’奇迹众正疑惑,楼上的人走下却是绿间真太郎,‘有两个小绿间?!’黄濑从沙发上跳起叫到。

‘哼,不管是哪个世界黄濑永远都是这么吵。’真太郎说【从楼上下来的叫真太郎,原来的叫绿间】

天天看我的队友秀恩爱

在贴吧发过,因为一些事停了。趁着暑假在这里发。

全员ooc   all黑

‘要快点,不然就要关门了’绿间急匆匆的走着,拐过一个弯,从侧面飞来一个球被他轻松躲过‘对不起,你没事吧。’一群小孩子向绿间道歉,‘没事。’绿间转过身准备向礼品店赶去,‘得快点要不然等关门就买不到幸运物,为什么这个礼品店这么远啊’

‘那是什么’绿间向公园的一个角落走去。那里有一群人正在跳街中间那个戴着黑色帽子,帽子中随着动作飞扬的蓝发格外显眼‘那个人怎么那么像黑子’绿间这么想着,这时随着一个后仰露出了他的脸,绿间下意识的掏出手机拍了一张发到‘奇迹世代的群‘

可爱的桃子:首杀

宇宙第一帅:晚了一步QAQ

宇宙第一帅:啊啊啊啊啊,这个小黑子好可爱啊(≧∇≦)

宇宙第一帅:小绿间你怎么会有这样的照片,你是不是天天都在跟踪小黑子

(╯°□°)╯︵ ┻━┻

天帝之剪:凉太你很闲啊。真太郎照片是哪来的,我记得哲也不会跳街舞。

美味棒赛高:白嫩嫩的,棉花糖好想吃

宇宙第一帅:小绿间你还有没有照片交出来 (▼皿▼#) 

尽人事以待天命:没有,滚。

天帝之剪:你照片哪里来的。

尽人事以待天命:去买幸运物的路上经过一个公园刚好看到一群跳街舞的,中间那个很眼熟罢了 发上来给你们看看

宇宙第一帅:以我和小黑子朝夕相处的经验,这就是小黑子O(∩_∩)O~~小黑子什么时候学的街舞都不告诉我/(ㄒoㄒ)/~~

天帝之剪:@能打败我的只有我自己  大辉 你怎么看

能打败我的只有我自己:哲 不会跳街舞

天帝之剪:照片上的人就是哲也,真太郎你去问。

尽人事以待天命:jksdfnvhdslfb.nvcjhvnzv

绿间刚准备回复赤司‘绿间君,我知道你有问题要问 让大家来我家,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绿间一个手抖手机掉在了地上。

‘对不起,绿间君’

绿间下意识回头,熟悉的脸出现在眼前‘不要突然出现啊黑子!’

黑子捡起手机,自顾自地开始打字。

尽人事以待天命:大家来我家吧,我有话要说。

黑子把手机递给绿间‘绿间君现在有时间吗?和我一起去我家吧’

可爱的桃子:小绿,怎么了?

宇宙第一帅:小绿间说话好奇怪 (。ŏ_ŏ)

天帝之剪:那不是真太郎是哲也。

天帝之剪:十一点之前必须全部赶到哲也家。




叶神二十岁生快
图均来自网络

叶神生快!!!
我貌似把叶神画幼了点

荣耀永不散场!叶神二十岁生快!!!